首页 分类 言情小说 穿越之后来居上

第83章 穷途路

穿越之后来居上 百里冰烟 6360 2021-04-08 11:27

  内侍很快将翰林医官院的大夫请来,分别是如今的医首顶替了和安大夫李师案的冯恒、成和大夫王宝林以及翰林良医方希、翰林医正徐泰共四名大夫。

  其中成和大夫王宝林与傅玉雪有过数面之缘并无深交,至于翰林良医方希和翰林医正徐泰都是傅玉雪第一次见到。

  翰林医官院有一百多名大夫,一般为太后、八贤王这样的贵人看病都是其中佼佼者,余下大夫则更多负责等级稍低的官员以及翰林医官院的其他工作。

  傅玉雪没有见过李希和徐泰也是正常。

  这也是苏童有心帮傅玉雪一把,唯有与傅玉雪无关系的人把脉,才能取信皇帝。

  “想必几位大夫进来之前,苏童苏公公已经将事情都向几位说过了吧?”李太后见皇帝还在生闷气,便亲自出面道。

  成和大夫王宝林见医首冯恒没说话,只得上前一步道:“苏公公说和妃娘娘身体有恙,请了医首冯大人看诊。今日县主前来却对冯大夫的诊断结果颇有异议。”

  “嗯~”李太后点了点头,正要说什么。

  冯恒已经跪下急声道:“陛下,太后娘娘,微臣为和妃娘娘请脉,不敢稍有懈怠。微臣为罪妃庞氏看诊时,曾与县主有嫌隙。县主这是携私以报,请陛下、娘娘明鉴。”

  “罪妃庞氏?”傅玉雪冷笑道,“陛下还未给庞妃定罪,怎么冯大人倒是先忙着给庞妃定罪了?冯大人什么时候不做大夫,改做提刑官了?”

  “微臣惶恐,庞贵妃谋害和妃娘娘所怀龙嗣,宫中众所诸知。陛下没有定罪,不代表庞妃无罪。”

  “住嘴!”李太后怒道,“和妃指责庞贵妃谋害她所怀龙嗣,县主为和妃诊脉,却断言和妃并没有怀孕小产过。今日召见各位大夫进宫便是要明辨是非。”

  冯恒身后的三位大夫皆是一震,没想到会陷入这般宫闱之事,不免惶惶然。

  “太后娘娘――”

  “冯大人这是心虚吗?”傅玉雪立即道。

  “县主以权势压人,微臣不服!”冯恒梗着脖子道。

  “笑话!县主不过信不过你的医术,请太后娘娘多传召几名大夫为和妃诊脉,难道这也是以权势压人了?”丁月华冷笑道。

  冯恒梗着脖子还想争辩。

  “不必争吵!王大夫先为和妃请脉!”李太后看了傅玉雪一眼,“县主觉得如何开始?”

  “臣女并无异议!”傅玉雪道,“诸位大夫把脉之后,也不必当面说出真相,只需去外间写好医案呈报。如此也免去串供之忧,陛下以为何?”

  “善!”皇帝沉着脸道。

  “微臣等领命!”王宝林心知今日逃不过,只得上前请脉。

  成和大夫王宝林低着头为和妃把脉,并不敢看和妃颜色,把脉之后,便垂首到外间写医案。然后是翰林良医李希和翰林医正徐泰陆续上前。

  待三人都去外面写医案,冯恒却还跪在地上,细看竟然已是汗如雨下。

  “冯大人还不上去请脉?”丁月华催促道。

  冯恒跪在地上,却是站不起身。

  “冯大人早就知道和妃脉象,又哪里需要请脉!”傅玉雪鄙视道。

  上前一步,傅玉雪朗声念道,“我为医者,须安神定志,无欲无求,先发大慈恻隐之心,愿普救众灵之苦。若有疾厄来求者,不得问其贵贱贫富,长幼妍蚩,怨亲善友,华夷愚智,普同一等,皆如至亲之想,亦不得瞻前顾后,自虑吉凶,护惜身命,见彼苦恼,若己有之,深心凄怆,勿避艰险、昼夜、寒暑、饥渴、疲劳,一心赴救,无作功夫形迹之心。冯恒你――不配为医者。”

  成和大夫王宝林三人正写完医案交给苏童,进来交旨,听到傅玉雪念得誓词,都不由一震。

  这段誓词乃是唐时药圣孙思邈所书,被历代杏林弟子奉为金玉良言。只是有多少医者在功名利禄的沉浮中渐忘了本心。

  “冯恒,你身为医者,无医者仁心这也罢了。勾结蛮夷之族,图谋大宋江山,卖国求荣,实乃罪无可恕!谋逆诛九族之罪,你难道就不为你的家人考虑丝毫吗?和妃不过一介蛮夷公主,还是傀儡天皇的公主,你真要为她赔上九族性命?”

  “勾结蛮夷,图谋大宋江山?”听到这句话,皇帝和李太后顿时紧张起来。

  身为皇族,最怕的是什么?有人谋反,有人卖国求荣。

  “陛下还是先看看三位大夫的诊断吧!”傅玉雪抿唇道。

  一个涉及谋反的阴谋,立即吊起了皇帝和李太后的注意力,让她把握了全场的节奏。

  皇帝按捺住急切的心情,接过了苏童送上的医案。只是看了一行字就将医案按在一旁桌上:“王宝林,你来说!”

  “诺!”王宝林硬着头皮上前跪拜道,“依臣为和妃娘娘请脉,和妃娘娘近期并无任何小产过的痕迹!”

  翰林良医李希和翰林医正徐泰也附和道:“下臣诊断与王大人一致!”

  闻言,冯恒立即软倒在了地上。

  “大胆冯恒,你敢与和妃勾结,欺君罔上!”皇帝厉声道。

  “陛下,陛下,臣也是被逼!”冯恒痛哭流涕道,“和妃之前吃了假孕的药,骗过微臣。后来药效一过,微臣发现和妃假孕。奈何鬼婆威胁下臣,不得说出真相。若是说出真相,无论是和妃还是下臣都是欺君之罪,他们还拿微臣的两个孙儿要挟。微臣实在有不得已的苦衷,并不知道什么谋逆之事,自愿助纣为虐。陛下,恕罪!陛下,恕罪呀!微臣以为只是助和妃争宠,真的不知道什么谋逆之事啊!”

  “笑话,假孕欺君,更假装小产嫁祸诬陷庞贵妃,难道不是重罪吗?”傅玉雪冷笑道。

  “不错,此事不可助长,皇儿――”李太后正要与皇帝说话,却见皇帝激动地站了起来,神色有异。

  “和妃,和妃,你敢如此待朕!”皇帝声嘶力竭地吼了一声,突然喷出一口鲜血晕了过去。

  兰妃冤死不到一年,内宫又显冤案,且两次都是皇帝偏听偏信造成,也难怪皇帝承受不了。

  幸亏苏童守在一旁,及时扶住了皇帝,才没有让他摔倒。

  “皇儿,皇儿――”李太后顿时心急如焚,“王大人,县主,还不快看看皇帝如何了!”

  苏童将皇帝扶到床上,让出位子让傅玉雪和王宝林上前请脉。

  傅玉雪诊脉之后,拱手道:“禀太后,陛下身体羸弱,有轻微中毒之相。如今怒极攻心,故而晕阙。不过,方才喷出一口鲜血,反而将体内潜藏毒性吐出大半,只需精心调养数月,便可康复。”

  “微臣诊断与县主一致!”王宝林道。

  “皇儿身体一向康健,太医也时常请脉,为何说身体羸弱之相,还有中毒,皇儿所中何毒,何人竟敢对皇儿下毒?”李太后急切道。

  王宝林下意识看了一眼傅玉雪,抢先道:“陛下――”

  “王大夫不必顾忌我,身为医者,岂能迷惑于外表皮囊?女大夫可治女病人妇科之症,女大夫自然也看得男病人的男科之症。”傅玉雪道,“太后娘娘,陛下有精虚肾亏之相,体内尚有yin毒残余。臣女怀疑有人以禁药争宠献媚,亏了陛下龙体。yin药用的多了,才会有残毒羁留。以陛下的脉象来看,陛下持续涉入此药已经有四五月之久。”

  皇帝正是四个月前突然开始宠信和妃,将后宫嫔妃包括原本多年盛宠的庞妃都冷落的。

  “和妃,一定是和妃这个贱人!”李太后听到皇帝身体有碍,恨毒了和妃,“来人,给哀家将这大和宫里里外外仔仔细细,好好搜一遍。哀家今日倒要看看,这妖女到底是个什么东西。”

  “太后,让翰林良医李大人和翰林医正徐大人随宫人搜检吧!”

  “不错!”李太后闻言立即让李希和徐泰跟着宫人一起搜检大和宫。

  王宝林在一旁先开了皇帝的药方,他性子本有些孤傲。也是因为这样,当初同为八贤王看诊,李师案主动与傅玉雪交好,王宝林并不上前。

  一者是傅玉雪乃是女子,王宝林不屑与一介年轻女子讨论医术。二者傅玉雪身份尊贵,他不想被人误解为攀附权贵。只是刚才听到傅玉雪那番誓词,心中却极受触动,心中有了结交之意。

  开了方子,便拱手对傅玉雪道:“还请傅大夫指正!”

  王宝林说的郑重,傅玉雪不免一愣。这位王大夫倒是有趣的很,他以傅大夫呼之便是在表明自己结交的乃是大夫傅玉雪,而不是庞太师的千金,身份尊贵的县主。

  虽然带着几分执拗和迂腐,相较于一些趋炎附势之辈,却颇为可爱。

  明白王宝林的心思,傅玉雪立时还礼道:“王大夫客气了!”

  傅玉雪依言走过去看了方子,对于医道,她一贯严谨。王宝林说请她指教,她也当真不客气。

  与王宝林商议增减了两位药,让药效更快生效,却不违翰林医官院一贯保守的开方遵旨。难得王宝林并不因此生气,反而越发佩服几分,暗中决定或可与傅玉雪共研医术。

  看到王宝林和傅玉雪镇定开药,苏童让人准备去煎药,李太后也放松了几分。

  “县主方才说到冯恒卖国求荣,可是指点他与和妃勾结谋害庞贵妃之事?”

  “太后娘娘,和妃与冯恒合谋欺君诬陷庞妃,争宠只是他们的手段,却不是最终目的。此时关系重大,事涉大宋和东瀛关系,可否请八贤王入宫。”

  李太后点头:“你说的不错!既然如此,苏童立即传召八贤王、王丞相、庞太师和包大人进宫。”

  “诺!”苏童自去安排人宣召八贤王等人进宫不说。

  很快,两位医馆率领宫人在和妃寝宫首先找到了一些可疑的东西,乃是和妃从东瀛带来的熏香等物。

  “微臣等发现和妃所用之香与我大宋大有不同。不过异族香料本与我们有所不同。下臣等不敢擅下定论,还要请县主和王大人验证。”

  “傅大夫先请!”王宝林道。

  “王大夫请!”若非皇帝还在昏迷,傅玉雪几乎笑出声。这位王大人果真是个妙人!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