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分类 言情小说 穿越之正妻诱惑

第十目

穿越之正妻诱惑 宅女一枝花 6280 2021-04-08 11:25

  云蔷吐槽归吐槽,但是事情还是要继续做的。

  眼下右手手腕针扎一样疼痛,还需要自己去包扎,那个可以帮她护理的家伙,肯定不会去帮忙,不过在这之前,云蔷要去洗澡,啊啊啊,晕迷一个月的人伤不起啊。

  一个月不洗澡,身上会不会发馊了?

  云蔷寻着原主的记忆,找到了原主未嫁人前居住的山洞,所谓江湖儿女不拘小节,原主真的是一个非常标准的江湖儿女,云蔷穿越了这么多次,和原主身份相当的,没有一个女子比原主的盛放衣服的箱子更简陋,里面竟然没有多少衣服,都是灰扑扑的,唯一鲜亮的,是云蔷身上这件,没有来得及换下的大红嫁衣。

  原主二十岁的年纪,正是爱漂亮的时候,但是因为漂亮衣服在铸剑的时候会蹭脏索性就不穿了,云蔷找来找去,找到了一个小包裹,包裹里是一套非常漂亮的衣裳,上衣是天青色,下裙是藕荷色,这件衣服包裹的非常的仔细,可见原主有多么喜欢。

  让云蔷意外的是,这件衣服并非是原主自己买的,而是别人送的。

  送衣服的人,是原主的大师兄,那个出家的男人。

  旁观者清,云蔷看着原主的这段记忆,原主收到衣服的时候,分明是欢喜的,甚至说是惊喜的,可是她的惊喜还没有维持多长时间,就被二师兄打破了,二师兄看着这衣服,就一句话,不好看。

  女为悦己者容,心上人说不喜欢有什么法子,原主收起了这件衣服,又换上了灰扑扑的麻布衣。

  至死,她都没有机会穿上这件衣服。

  鬼使神差的,云蔷拿起了这套衣服。

  我会帮你实现全部的愿望,姑娘,愿来世,你一世华裳,平安快活。

  原主原来住的地方,也是一座山洞,不过比无心二师兄居住的地方可是精致多了,至少还算是舒服,山洞附近,有溪水流过,水是温热的,原主一直都是从这条溪水里洗澡。云蔷将衣服放在溪边干净地势相对较高的石头上,用方石压住,免得一会儿被风吹走,闹出裸奔的笑话。

  强忍着手腕的疼痛,云蔷用左手解开衣服,很不喜欢,非常不习惯,散开头发,泡在水里,云蔷开始用皂角仔细在自己头发上揉搓,右手的伤口还要防止去碰水。

  这个时代没有手术,断掉的手腕是无法在接上的。

  太累了,这个过程真是太吃力了,云蔷哼哧哼哧的,平时十五分钟可以解决的事情,硬生生拖了一个多钟头。

  勉强洗干净后,云蔷使劲甩着头发上的滴水,连甩带拧,勉强让头大不再滴水,换上干净的衣服,开始用皂角在河边洗换下来的红嫁衣,在洗衣服的过程云蔷冻得身上都起了鸡皮疙瘩。

  太坑爹了,因为磨蹭了太多时间,原本被温热水洗的暖呵呵的身上全凉了,头发现在也干得七七八八。

  原本是正午,洗完就成了下午。

  云蔷回到原主居住的山洞,晾好衣服,沿着原路返回,她还没有忘记自己的任务,让那个没良心的男人爱上自己,然后穿越。

  经过上一次清穿,她越发的想家了,她穿到古代这么长时间,梦到的都是不关心,不相干的人,她一次都没有梦到自己父母。

  云蔷到了山洞门口,发现四下张望的二师兄无心,他似乎在寻找什么,看到云蔷,他脸上略过一丝诧异和陌生感。

  “你……”你是谁?

  无心很想问这样一句,但是随着女子的走进,他才发现,眼前这个容貌清丽的女子竟然是他的小师妹。

  无心皱起了眉头,本门为剑阁,皆为铸剑师,铸剑师不能穿特别繁琐的衣服,小师妹穿成这样,如何铸剑?

  想着无心就问了出来。

  如何铸剑?

  你妹的还敢问老娘如何铸剑?!

  若不是现在自己手腕很痛,云蔷真的非常想要直接招呼无心的脸,这家伙竟然还没想起来这茬。

  随即,云蔷露出了苦涩失望的笑容,“相公,你忘记了么……我的右手废了,此生无法铸剑……”

  这一刻,云蔷竟然有些庆幸,回答的是她,不是原主那个性情刚烈的女子,若是原主听到这番话,一定会再次吐血而亡。

  无心有些愕然,随即他方想起,是了,他和小师妹成婚了,小师妹成了他的娘子,更重要的是,成婚之前,小师妹为了救他,右手手筋被剑气所伤,终生无法铸剑,甚至连生活都是问题。

  无心心里有一点点愧疚,他这段时间忙着铸剑,有一剑即将出炉,因为这事儿,他彻底忘记了小师妹手腕这事儿,也忘记了自己已经和小师妹成亲事儿。

  “饿么?”无心沉默良久,突然转移了话题。

  嘠?云蔷觉得自己有些跟不上无心的思维,自己正在营造气氛呢,这家伙怎么不跟着自己的节奏走呢?

  云蔷木然地点点头。

  无心动作有些僵硬,他生疏地牵起了云蔷左手,“吃饭。”

  云蔷目瞪口呆看着无心的举动,她的手……

  云蔷觉得自己要打破之前的想法了,无心并非像他嘴里所说的,对原主一丁点感觉都没有,若是有感情,原主岂不是死得太冤枉?

  无心将云蔷拉进石洞里,然后将他按在石凳上,就走出了石洞,在外面“咚咚锵锵”不知道做些什么,过了一会儿,无心拿着盘子走了过来,云蔷闻到了香味,这个是……

  蒸土豆!

  无心将土豆放在云蔷面前,自己拿了一个,就吐出一个字,“吃。”

  云蔷点点头,她已经不知道做什么表情了,因为原主的记忆里,二师兄没有对她做过什么事情。

  不知原主知道她以为生活不能自理的二师兄还会蒸土豆,会是什么表情。

  一瞬间,云蔷觉得原主死得有点不值当,也许无心没有那么渣,说不定两个人好好处下去还能成为一段佳话……

  不怪云蔷觉得无心不是渣男,经过了各种各样的渣男,无心这样的在云蔷眼中简直就是好男人了,还会主动做饭!

  莫非这一次穿越大神走了眼!?

  事实证明,走眼的不是穿越大神,而是云蔷,因为下一秒,云蔷听到无心指着盘子里的土豆说:“我要闭关,这些留你。”

  “什么?”云蔷一时没有反应过来。

  但见无心有些不耐烦,他看着云蔷,就跟看智障似的,“这些食物留你,等我出关,做新的。”

  云蔷哑然,她盯着盘子里,剩下的四个蒸得黑乎乎的土豆,若是她没有理解错的话,无心的意思是,他要闭关,无法管自己吃饭,这四个土豆留你,你一定要坚持到我出关的时候!

  噗!

  天知道你要闭关多久,你十天半个月不出来,我就要靠着这四个土豆生活!尼玛想要饿死我啊!

  无心说完起身就要走,尼玛,不解释清楚你休想走,至少要留四十个土豆啊,混蛋!

  想着,云蔷以前所未有的闪电速度抓住了无心的手。

  无心微诧,看着云蔷,似是不能理解她要做什么。

  云蔷努力收敛自己面部的狰狞,让自己看起来表里不一一些,至少表情要做到绝对的楚楚可怜。

  原主是从来没有用过这种表情的,这种被破害的小白花一样的表情乃云蔷自己即兴发挥的,“相公,别,别离开我……”至少,多给我留几个土豆。

  无心看着拉着自己袖子,可怜兮兮的小师妹,一瞬间,他突然想到了小时候,小师妹抱着一把比她还要高的剑,踉踉跄跄跟在他身后“二师兄,二师兄”的喊。

  无心笑了,那一刹那间,云蔷仿佛从他这张平淡无奇的脸上看出了一点点帅气和美感,但见无心像摸哈巴狗一样摸了摸云蔷的狗头,然后说:“听话。”

  说完,挣脱了云蔷的手,大步走向他的铸剑窟,那里有他心爱的熔炉、玄铁、宝剑……

  云蔷望着无心的背影,仿佛看到了自己凄凉的在瑟瑟的寒风中,望着和自己同样凄凉的四个土豆……

  电光火石间,云蔷想到了一句台词,改一改就是“我这辈子,就只剩下这四个土豆了”1。

  云蔷再次哀悼,姑娘,你眼光怎么这么差呢?!

  无心就像是一阵风一般来了又去了,云蔷还要自力更生。

  那一刻,云蔷无比后悔,为什么她不提出和无心一起闭关铸剑,无心一定在自己的铸剑窟里准备了食物!

  这个小气的男人,多准备几颗会死么?

  云蔷顺着原主的记忆开始扒拉,你们江湖儿女再不拘小节也是要吃饭的吧,别弄一个“有米没人煮”的境地。

  云蔷在附近山头好几个山洞扒来扒去,最后竟然真让她找到了大米,一缸,整整一缸。

  不过找到大米的地点很是让人感慨,这不是原主的石洞,也不是无心的石洞,而是大师兄的石洞。

  原主和无心两个人都不会做饭,师父没去世之前,两个人去师父那吃,师父去世之后,两个人就去大师兄那吃。

  原主也许不记得了,在她冲上去保护二师兄的前一天晚上,她还在大师兄那吃过晚饭。

  那个未曾晤面的男人,坐在饭桌的另一头,一直看着原主,一直看着原主……

  可是原主却没有留心。

  大师兄,你做得饭菜真香。

  小师妹,师兄给你当一辈子厨子可好。

  太好了,等我和无心成亲后,天天到大师兄这里吃饭……

  云蔷吸吸鼻子,这普通的记忆,咋看着这么虐心呢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