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分类 言情小说 侯爷迟早要出事

第一百一十一章 寒心

侯爷迟早要出事 求之不得 9007 2021-04-08 11:25

  第一百一十一章寒心

  “血口喷人,我爹从来没有烧过风蓝图,一直将风蓝图好好供于家中。”

  “口说无凭,邵大人若是心中无愧,就将风蓝图取来,下官自当向邵将军道歉。若是风蓝图不在府中,就请陛下以大不敬之罪处之,以正朝纲。”

  “你!”邵文松气急。

  阮婉微楞,邵文松不会撒谎,那风蓝图该是没有被邵家焚烧,那御使出来弹劾是何意?

  疑惑之时,景帝缓缓开口,“邵将军,朕信你为南顺立下的汗马功劳,更信你的为人。爱卿对朕一直颇有微词,朕视若罔闻,是想朝中上下和睦才是南顺之福。朕登基以来,自知仁德比不过先帝,但一直以先帝自勉,望其项背,才屡屡招致非议。御使出面弹劾,朕再熟视无睹,就是愧对先帝,愧对满朝文武。爱卿,若是御使所奏属实,朕只能大义灭亲。”言辞凿凿,情真意切,若非知晓景王本性,阮婉都对他生疑。

  而另一边,邵父惯来硬气,又当众顶撞过。历朝历代功高盖主之事常有,景帝以德报怨,就显得邵父更为不敬。

  阮婉心中捏了把汗。

  邵父沉声道,“臣没做!”言简意赅,不留分说余地。阮婉是信了,景帝也倏然起身,陈恳道,“我信爱卿所说,文松,去将军府将风蓝图取回,朕要在朝堂上替邵将军正名。”

  邵文松望了邵父一眼,邵父并未应声,他就拱手行礼慌忙退出大殿。

  阮婉心中涌起不好预感,景帝为人善于做戏,只怕从赐风蓝图开始,就起了别的心思。邵将军对他有抵触,却对敬帝尽忠,旁人无话可说。而风蓝图还是敬帝生前之物,若是邵将军焚烧风蓝图,就是对敬帝和景帝大不敬。景帝这招阴毒,但他如何笃定邵将军一定焚烧风蓝图?

  莫非?阮婉骤然一沉,反复跌入冰窖深渊,莫非是知晓风蓝图不在将军府,才敢自编自演,就像派人寻宋颐之!!

  阮婉眼中掠过一丝惶恐,转眸去看邵父,却见邵父眼中毫无在意的表情,定是一早就猜到了,邵文松哪里寻得到?!

  果不其然,殿中另议要事,直至无事可议,邵文松却还未回来。御使就言辞笃定,请景帝命禁军去将军府拿人,怕晚了就畏罪潜逃。

  阮婉强忍着怒意,低眉不去看殿中滔滔奇谈的卑鄙小人。邵父却朗声大笑,“我邵家岂有这般胆小鼠辈,邵文松并不知晓,陛下,风蓝图是罪臣烧的。”

  殿中四下哗然,邵将军真的烧了风蓝图,那是杀头之罪。景帝好似痛心,爱卿你!

  “一人做事一人当,求陛下赐罪臣死罪!”邵父取下偷窥顶羽,头次在殿中下跪,就似英雄气短。阮婉怒不可谒,又想起明觉主持和沈晋华的嘱咐,小不忍则乱大谋,大局为重,心底闷得喘不过气来。

  恰逢邵文松入殿,满眼惊慌失措,“陛下,家中风蓝图失窃……”

  话音刚落,御使已然打断,“邵大人,邵将军已经认罪了。”

  邵文松嗔怒,“不可能,父亲拿到风蓝图就嘱咐要好生收着,怕日后生祸端,怎么可能焚毁!”

  御使冷笑,“居然说陛下赐的风蓝图是祸端,将军府是恃宠生娇,仗着过往的功绩,功高盖主,连陛下也不放在眼里了吗?”

  “你!”邵文松怒极,就要上前揍他,殿中禁军拦住,直接扣下问罪于殿前。

  邵父起身,“文松!风蓝图是为父烧的,不得再在殿中胡言议论,陛下,罪臣是戴罪之身,万死不辞,犬子年幼,还请从轻发落。”他是想保邵文松性命。

  “爹!”邵文松眼眶含泪。

  御使趁势开口,“风纪不整,则朝纲不兴,要我等御使又有何用!恳请陛下按国法除之!”

  没想到此时,竟是袖手旁观的陆相出列,“陛下,邵隆庆屡次冒犯,陛下皆以德报怨,今已承认焚烧御赐之物,应按大不敬之罪论处。”

  “陆相!”邵文松双目猩红,邵父却骤然呵斥,“邵文松!”

  陆相好似不闻,“虽然邵隆庆论罪当处,但早前屡立战功,是我南顺功臣。御史大人一家之言,未免武断,陛下可暂时将其收监,年前会审,以正言路。”

  陆相竟会替邵将军说话,阮婉诧异,年前会审,便不一定论死罪,就大有转机。

  邵文松也怔住,好似方才骂错了人。

  而邵父此时却倏然动怒,“陆浩!”

  禁军火速上前相拦,阮婉看不懂其中缘由。

  而陆相继续言道,“至于邵文松,毕竟年幼,紧急之下出言不逊是情有可原。邵文松在渝中平乱有功,功过可相抵。何况,陛下登基以来推行仁政,理应从宽发落。再者,邵文槿尚在边关御敌,陛下应将今日之事传于东征军中,让邵文槿感念陛下仁义,更能为国尽忠。”

  “陆浩!你卑鄙无耻小人!”邵父怒不可谒,身边涌上十余禁军才将其按住。

  殿中纷纷错愕,阮婉瞥向景帝,却是一脸笑意。邵文槿尚在边关御敌,告之东征军?

  阮婉猛然反应过来,景帝真正的意图是在邵文槿!

  景帝早前就下过圣旨,要他战事未平,不经召唤,不得回京。景帝和陆相根本是在联手演一出好戏,特意留邵将军和邵文松性命,下狱待审,再将消息传给邵文槿。

  邵文槿不回,就是见邵父死,邵文槿若回,就是私自回京,军法当斩!

  而邵文槿不可能不返京!

  景帝此举,是要铲除邵文槿!!

  所以邵将军才会倏然而怒,阮婉手心死死攥紧,就听景帝痛惜开口,“御使不用再言,就按陆相所说办!”

  邵父勃然大怒,就要在殿中动手,那罪名便稳稳坐实,阮婉心中一狠,扯开嗓门悠然开口,“陛下,臣有事要奏!”

  旁人纷纷看过来,昭远侯?

  他此时出声作何?

  便是邵父和邵文松都怔在一旁。

  阮婉走到殿中淡然开口,“禀陛下,邵将军没有焚烧风蓝图。”

  此语一出,殿中全然呆若木鸡,唯有景帝眉头微皱,失了先前笑意。凛目看她,是做警告。

  阮婉却拱手低头,声音又更大声了几分,好像是怕旁人听不到,“陛下,微臣是说邵将军没有焚烧风蓝图,风蓝图还好好地待在将军府,微臣敢用项上人头作保,请陛下听臣一言。”

  项上人头做保?

  景帝都愣在远处,先前眸间的凛冽也化作诧异。

  她都用项上人头作保了,景帝都还不听,传出去便是有意针对邵家,景帝这些思量还是有的,遂而沉声开口,“少卿你说。”想好了再说,大有威胁的意味。

  “谢陛下。”阮婉起身,缓缓开口,“其实,风蓝图在邵文槿房中。”

  四下议论开来,好似不可思议,既然在邵文槿房中,邵文松为何不拿出来?

  邵文松自己也懵了,阮婉就踱步到他跟前,“诸位大人都知道本侯同邵文松不和,本侯的眼睛曾经被他打肿过,他也被本侯关到禁军大营,本侯恨不得整死他。”

  这些全京城都知晓,当时向邵文松提亲的人很多,因为他是京城中少有敢揍昭远侯的人,还因此风靡一时。

  “昨日本侯到将军府,正好见到邵文松在看风蓝图,他看完之后还谢了一遍陛下才收起,本侯就趁机将风蓝图藏到邵文槿房中,好让他找不着,急死他!”

  邵文松不接话,阮少卿分明是胡扯,他昨日根本就没有见过阮少卿。

  而阮婉话到此处,陆相就出声打断,“昭远侯既和邵文松不和,还去邵家做什么?”

  旁人纷纷反应过来。

  阮婉就道,“我是同邵文松不和,但谁都知道我出使西秦,是邵文槿护我回的南顺,破了相,还险些连命都丢掉了。他出征在外,我为何不可去看邵将军和将军夫人!”

  确实,有几分道理。

  “再者,将军夫人从前待我就好,当年送嘉和公主出嫁长风,将军夫人听闻我从未坐过大船,还要三日,怕我晕船,还给我缝过一个治晕船的荷包。荷包就在本侯府中,若是不信,本侯现在就可以去取!”

  分明是借先前取风蓝图之事调侃,御使脸色阴沉。

  阮婉又道,“爹爹在世时,就时常告诫要知恩图报,本侯昨日就是专程去将军府看邵夫人的。谁知遇到邵文松,本侯都嫌晦气。”如此,便说得通了。

  阮婉甚至想好,如果旁人说未见过她进门,她就说她是翻墙进去的,大不了再翻一次,幸而旁人没有纠结。阮婉趁机蒙混过关,“邵文松,你自己去取好了,风蓝图在邵文槿房间的床头柜子里。你先去取到了再说,免得有人讲本侯口说无凭。”

  阮婉颔首,邵文松遂即明了,又看向景帝。众目睽睽,景帝不好不让他去,只得摆手,邵文松起身跑出殿外。他也不知阮少卿何意,但阮少卿如此肯定,他可以死马当活马医。

  待得邵文松走,阮婉又再继续,“陛下,少卿原本只是想私下愚弄邵文松一翻,让他着急,不想惹出这些祸事。后来事情越闹越大,少卿怕陛下责骂,又不敢开口澄清。”

  陆相面色不虞,冷眸瞥过,“既是胆小不敢,为何临到最后为何要说?!邵将军都已认罪,还有拿认罪当玩笑的?”

  陆相一针见血,看她可有三寸不烂之舌。再者,邵父认罪殿中有目共睹。

  阮婉便笑,“陆相说的是,本侯原先也是怕的,后来一想,如果邵将军含冤入狱,消息传到都城,邵文槿定然着急回京替父伸冤。陛下早前就下过圣旨,战事未平不得回京。邵文槿不回,邵将军可能送命,邵文槿若回,就是私自回京,军法当斩!邵文槿仁孝,不可能不回京,所以邵文槿势必会被问斩!本侯就想,这个问题严重了,若有不知情的人,还以为朝廷特意设了一个局要除掉邵文槿呢!本侯自私是小,朝廷之事又如何可以坐视不管?”

  阮婉言罢,陆相和景帝脸色都青了。

  这些话兀得拿到台面上说,旁人纷纷低眉,这番话根本是有意说的。稍有脑子的人,都已想到怕是陆相和景帝要除邵文槿,哪里是昭远侯!

  邵父抬眸,看她的眼神中几许复杂。

  恰逢邵文松赶回殿中,手中真的持有一幅画卷,满脸的喜色遮掩不住,恐怕手中真是风蓝图。

  怎么可能?御使脸色煞白,明明。

  邵文松就打开呈上,“陛下,是风蓝图。”

  陆相还请了司宝楼的老板来鉴定,确实是公子宛真迹,这幅图就是经他手拍卖出去的,这些年公子宛的画作都由他拍卖,不会有假。

  邵文松喜上眉梢,陆相冷眼看向御使,御使也恼羞成怒,“那邵将军方才为何要认罪?”

  阮婉心头一凛,只得气盛更高,盖过他,“邵将军为何要认罪,难道御使大人不知晓吗?”

  突如其来的一幕,御使懵了,他知晓什么!

  要的就是这种效果,趁他迟钝,阮婉厉声开口,“本侯昨日同邵文松的一句玩笑话,当日就传到御使大人耳朵里,不知御使大人在将军府安插眼线是何居心?焚烧风蓝图是吧,御使大人安插的线人是不是忘了告诉御使大人,这句话是本侯说的!”

  焚烧一事本来就是子虚乌有,哪有什么眼线?阮婉突然这么一说,同他先前说的全然相符,等于倒打他一耙,他不知该如何接!

  阮婉就气势更盛,“那我告诉御史大人,昨日邵文松同本侯起了争执,火爆脾气要上前揍本侯,本侯手中将好拿着风蓝图,就放到烛台边,威胁说他若是敢上前一步,本侯就焚烧了风蓝图,他信不信!”

  四下哗然,邵文松都愕然。

  阮婉哪里给旁人反应时间,继续道,“也不知如何到了那些个线人口中,就变成了邵文松要焚烧风蓝图,就这般想致邵家于死地吗?!”

  眼神犀利剜向御使,御使心中本就有鬼,吓得心中一惊。

  阮婉则咄咄相逼,“北蛮入侵,邵文槿率领三军在都城抗击外敌,以性命护我南顺大好河山。有人却想凭一本莫须有的参奏,就要将其家人治罪!可是要寒透了三军将士的心!”

  御使脸色煞白,唇色蓦地一灰,就被她气势吓得摔倒在地!

  旁人也纷纷倒吸一口凉气。

  阮少卿过往在京中不可一世,但在朝堂这般正义凛然喝斥还是头一次,加上方才丝毫不惧的气势,那感觉,仿佛是……仿佛是当年的昭远侯!!!

  原本昭远侯的旧部心中的热血沸腾都被点燃,逐一请命,“请陛下收回成命!”

  “请陛下收回成命!”

  就连高太尉也难得出列,“请陛下收回成命!”

  高入平还在都城,高家的境况同邵家何其相似!都言昭远侯同邵文槿不和,其实到了最后关头,真正舍命出来护邵家的,还是阮少卿!!!

  邵文松都愣愣看她,眼中惊艳溢于言表。

  邵父却低眉不言,想起的却是早年和阮奕秋恩怨往事。

  彼时阮奕秋遣人将盛婉卿劫走,他却带人寻回,阮奕秋怒掀案几,邵隆庆!甚至拔剑相向。盛婉卿去扶,“阮郎。”

  阮奕秋顾忌伤她,才没有上前。而他手持腰上佩刀,刚正不阿,“侯爷,邵某职责是护送盛家小姐回京城完婚。”

  “见过婉卿的不足十人!你要护送,我自会寻十个,百个盛婉卿给你!她是我发妻!”

  “食君之禄,忠君之事,侯爷,勿要为难末将。”他当时转身离开,身后却是阮奕秋的怒意,“也要那个窝囊废有胆子娶!”

  往事幕幕浮现心头,邵父不知作何滋味,也没抬头去看阮婉。

  而阮婉一语言罢,朝堂之上鸦雀无声。

  良久,景帝才沉声开口,“御使心怀不轨,险些致使朕痛失良将,痛失三军军心,押下去!”

  御使哪里敢开口反驳,看了陆相一眼,只得开口求陛下恕罪。

  再者,便狠狠看向阮婉,“昭远侯生性顽劣,风蓝图之事因你而起,又怕责罚缄口不言,混乱朝纲,即日起,收回手中禁军兵权,回府闭门思过!没有朕的许可,不得出府!也不得见外人!”

  “臣领旨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