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分类 言情小说 只婚不爱

116 恶心的三人游戏

只婚不爱 落林音音 5480 2021-04-08 11:24

  只见欧阳彦一脸邪佞的扬起嘴角,沉声笑着说道:“夏小优,我可真是小瞧你了。她,是我带来的客人。你没有权利赶她走,不过,你要留下来,我也没有意见。你……要加入我们吗?”

  握着门把的手,逐渐增加力道,心情剧烈起伏着,但是夏小优的表情依然冷静着。欧阳彦的意思是要邀请她留下来玩三个人的游戏吗?

  一想到那个画面,夏小优就觉得恶心不已。如若换作以前,欧阳彦绝对不会这样说的。他顶多只是冷漠的离开,然而现在,他是想要羞辱她吗?

  即使是再爱欧阳彦,即使是想要弥补欧阳彦心里的伤害,但决不是像现在这样。她办不到。

  看了眼欧阳彦,夏小优平复了下心情,淡淡的说道:“对不起,我没兴趣。那我不打扰你们了。”

  正准备拉上门,只见欧阳彦冷声喝道:“站住。”

  欧阳彦大跨几步,立马冲到夏小优的跟前,以高大的身躯将她困在他和门之间,盯着那双清冷的眼眸,一脸阴鹜的说道:“怎么?破坏了我的兴致,这么快就想走了?夏小优,突然间我想看看你的表现。”

  俯下身,靠近那双菱唇,淡淡的粉色,透着清淡的香味,让人忍不住靠近,让人忍不住想要更深层次的拥有。

  毫不迟疑,欧阳彦便含住那娇嫩的双唇,霸气的吮。吸着。她的气息,她给他那幸福的感觉,他从来都不曾忘记过。

  如果不是那双小手在不断的推拒着,打扰欧阳彦的享受。也许他的心情也会好一些。

  她不喜欢他的吻,夏小优在抗拒着。欧阳彦的心就像石头般,沉入海底。他差一点就迷失了,他差一点就想要对她温柔一点。

  加重力道,吮。吸改成发。泄式的啃咬,一心只想要夏小优感觉到痛。

  同时,这也加重了夏小优心底的抗拒。她不喜欢这样的吻,她更不喜欢欧阳彦再吻完其他女人的时候,再来亲吻她。

  她承认,她在某些方面是有感情洁癖。

  “唔……”不断的伸手,拍打着那宽阔的胸膛。她只希望欧阳彦快点放开她。

  然而,欧阳彦却轻易地控制住她那挥舞的双手,用高大的身躯直接压向她,让她不得动弹。

  “不喜欢我的碰触,是吧?可惜,你摆脱不了我的。夏小优,遇上我,是你的劫。现在我所做的伤害,是你该补偿我的。”一边顺着那细长的脖颈啃咬着,一边咬着牙带着隐隐的怒气说道。

  想要挣脱的夏小优,始终挣脱不开。只能任由欧阳彦,欺负她。被她啃咬过的地方,都有一丝疼痛事情。可是这些痛,一点都不及她心里的痛。

  她真的很想问欧阳彦,他是否有看到她心里的伤?她的心此刻已破了一个口,正流着血,他知道吗?他受伤害她知道,所以她才会想着留下来,补偿他。

  可是不是以这种方式,那样只会让她想着逃离,她怕若再这样下去,她对他的爱,会慢慢的变淡。即使爱,也不敢再去爱。

  嘶……地一声,衣服被粗鲁的扯破,如破布般随意地丢弃在一旁。一手娴熟地在那细腻的肌肤上游移,如若换作是别的女人,早已被融化。

  但是,夏小优的理智还在,她知道这间房间里还有第三个人。她不可能让欧阳彦在别的女人面前,和她亲热。

  可是欧阳彦会放过她吗?现在的他,肯定是以伤害她为乐的。

  用力地扭动身躯,想要挣脱开欧阳彦。然而,这让欧阳彦心里的怒火燃烧得更炙。当他看到那清冷的眼眸里闪过一丝受伤时,心底的空洞好像更大。

  将夏小优往地上一甩,欧阳彦便转身往床上的女人走去。抱住她,脱去她的衣服,旁若无人的亲吻着。

  随即,原本透着一丝感伤的房间里,响起了一声声豪放地声音。男人的怒吼,女人的欢愉声此起彼伏地响着。

  将地上的衣服拾起,挡在胸前,夏小优咬着双唇,眼里透着哀伤,看着那健硕的背影,任由泪水模糊她的双眼。他们就好像当她不存在一般,忘我的“表演”着。

  欧阳彦,你知道我爱你吗?看着你和别的女人欢。爱,你觉得我不会伤心吗?

  不想再在这里看他们在一起,不想再待在这里独自伤心。夏小优略有些狼狈地站起身,正准备离开的时候,却传来欧阳彦那道冰冷的声音:“夏小优,你敢走出这间房间,试试。”

  脚步停滞,夏小优转头望向欧阳彦,他并没有看向她。原来,他还有在注意她的一举一动。看来,这场戏,是欧阳彦故意演给她看的。

  他是要观察她的反应吗?他是在试探她是真的爱他吗?

  欧阳彦,你知道吗?真正的爱情,不是这样试探出来的。夏小优在心里无声的说道。然后,准备离开。她没有听欧阳彦的命令,她一刻都不想继续在这房间里待下去。她不是想要故意挑战他的耐性,她知道有可能她不听他的命令,欧阳彦会发怒,可是她顾不了那么多。

  就在夏小优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,原本在“运动”的欧阳彦,立刻跳下床,跑到夏小优的身旁,一把握住她的手腕,看到那有些湿润的眼眶,欧阳彦明显的一怔,但随即隐去。

  “你没有听到我说的话吗?我没让你离开。你这是在挑战我的耐性吗?夏小优,我就让你尝尝惹怒我的后果。”欧阳彦一脸冷酷的说道,微扬的唇角透着一丝冷意。

  不待夏小优反应,欧阳彦便强行将夏小优拉往床上,身体覆上。不带任何感情,不带一丝温柔,强行分开她的双。腿,进入她那生涩的体内。

  他不想去深究夏小优的眼泪是为了什么而流的,那只会使他的内心更复杂,更疼痛。他只想随着他的心情,来对待夏小优。

  或许看到她痛,他的心会更舒畅。

  床旁的女子,立刻乖巧的让出位子。像个局外人般观看着,不悲不喜。

  颤抖着闭上眼眸,尽量让自己不去感受此刻心里的痛,心里的悲伤与绝望。

  原来,原来待在他的身边,去弥补欧阳彦,是这么地难。夏小优真想像旁边这名女子一样,不带有任何的感情,此刻她的心就不会那么痛了。

  她没有再挣扎,任由欧阳彦欺负她。

  今晚,欧阳彦想怎么样,她都奉陪到底。欧阳彦要怎么伤害她,她都无所谓。因为过了今晚,她就不会再欠他什么了。

  欧阳彦认为在这场爱情的角逐中,只有他一个受害者吗?她也是呀,可是她也只能默默的忍受着,他受伤害了,她尽量去弥补他。难道他都感觉不出来吗?

  是的,欧阳彦一点都感受不到。

  他让她待在他的身边,只是想要伤害她,折磨她罢了。她一点都感觉不到欧阳彦对她的爱。或许,他早就已经不爱她了,只是想要报复她而已。

  而她竟然傻傻地以为,因为欧阳彦爱她,所以当她离开的时候,他才会受伤。可是很显然,是她多想了。很多地,很多都是她自己一厢情愿罢了。

  有人说,爱情的那杆秤是很难平的。谁爱谁更多一点,受得伤害也就越多。

  而她,已经受不起任何伤害,任何羞辱了。

  艰涩的睁开眼眸,想要再次看看眼前的男人。谁知,泪水已经溢满了眼眶,模糊了双眸,泪水顺着脸颊缓缓流下。

  很想看清他,可是却怎么也看不清楚。就好像,他的心一样。他的心,她看不透。

  而正在冲。刺的欧阳彦,在看到那双满含忧伤的眼眸时,停下了动作。心,就像被针扎了一样。

  他是伤害到她了,可是他的心并没有感到有多畅快,而是像被什么堵住了一般。看着她难受,他也同样不好受。

  是的,他对她还有感情呀。那个女人,即使伤害了他,他也同样将她放在心里的某一处。

  夏小优,你哭了,是代表你还爱着我吗?而我,可以再相信你一次,再爱你一次吗?欧阳彦神色复杂的望着夏小优,心烦意乱着。

  下巴收紧,欧阳彦不想再看到那张充满哀伤的脸庞,起身,将裤链拉好,走到落地窗前,看着窗外漆黑的夜空,渐渐恢复冷静,冷声说道:“你们都出去。”

  “好的,那我先回去了。有什么需要,你再联系我。”被带回来的女子,扬起笑容,笑着说道。随即,收拾衣服便准备回去了。做他们这一行的,是不可能参杂任何感情的,否则受伤的只会是自己。

  人一旦受伤,皮外伤很快就会愈合,而心里的伤则是长远的。

  她看得出来,他们彼此还相爱着。可是相爱,却又互相伤害。看来,他们之间的误会很深。只有爱得越深,才会将那名女子伤得越重。

  待那名女子离开,夏小优也随即起身。她的衣衫凌乱,怎么穿也穿不好。只好,拉过一旁的床单,裹在身上。

  在即将走到门口的时候,她背对着欧阳彦,轻声说道:“欧阳彦,这样羞辱我,你应该高兴了吧?我所欠你的,也应该还清了吧?我以为,我留下来至少可以让你明白我的心。可是我错了,大错特错。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